富貴炒飯
 
以前曾有人說過,一句話說得不好,不如不要說。所以,關懷別人的話,不論說多少,只要場合對,都是很溫暖的。
 
餐桌上的燭光,好像幸福的光輝,沐浴著小鄭和他結褵十年的妻子小珍。十年了,他們總是從這個餐館門口過,看賓士轎車裡走下的紳士和貴婦,昂首闊步地進入餐館。
『進去吃一頓?』他們想都不敢想。倒是經濟最緊的時候,小珍曾經想去? 只是再想想,那裡面的女侍有多年輕、漂亮,就沒勇氣了。
 
而今天,漂亮的女侍,居然為他們又拉椅子,又鋪餐巾。另一位男士則遞上酒單和菜單。
 
『我們不喝酒!』小鄭像觸電似地把酒單擋了回去:『只吃個套餐就成了!』儘管只是個簡單的套餐,兩個人也得好幾千塊。
向來愛說話的小珍,不斷叮囑自己:『要專心吃,把每一點滋味都吃出來。』
 
魚翅湯果然美極了,接著的鮑魚更鮮。
『要是孩子能來,同這鮑魚湯拌飯,他一定會吃好大一碗!』小珍一面刮著碗底,一面感慨地說。
『問題是,如果人家規定孩子也得點菜,怎麼辦?』何況,今天是我們結婚十周年紀念?
『難得大手筆,就兩個人來點情調吧!』
最後上來的一道,是『富貴炒飯』,原以為沒什麼特別,吃到嘴裡才發覺滋味不凡,尤其是那鹹魚肉丁,每咬一口,都說不出地妙。
『糟了!』吃到一半,小珍突然觸電似地:『我們不該吃,可以把飯包回去啊!』
可是已經吃了,只剩下那麼一點點,如果再叫人包起來,必定會惹人笑話。
 
兩個人的筷子都停了,我看看你,你看看我。
只怪自己太貪吃,居然沒想到家裡的老小。
 
『不要想了!把盤裡的也吃完!』小鄭說:『十年才一次嘛!』
 
『不!我要帶回去!』
 
『我不好意思說,妳說!』
 
女侍來收盤子了,一把端起所剩無幾的炒飯,小珍突然揮手去攔:『等等!』
 
囁囁嚅嚅地:『對不起!能不能為我們打包帶走?我......我......想家裡的孩子會愛吃。』說著,從臉紅到了耳根。
 
『當然!』
 
『恐怕整個餐館都在笑我們了!』小鄭說。
『管他的!我只想到孩子跟媽。』
小珍低著頭:『我覺得我們好自私,自己出來吃這麼貴的東西。』
 
『不要提了!』
小鄭有點不高興:『我說過了,十年才這麼一次。』
付完帳,沒見打包的東西送來。
正在打包,『請二位稍候!』櫃抬小姐說。
 
才說完,就見經理親自提來一個大紙袋。
 
『對不起!讓二位久等了!因為再去炒了一盤,送給你們帶回去!』
經理笑著送二人出門:『家裡有小孩,真好!我的孩子都出國了,他們小時候也最愛吃這種炒飯。』

看完這篇文章之後,深深覺得餐廳的經理實在會做生意。
 
從這一對夫妻用餐的神情及舉止,不難看出他們的身份跟地位,何況是身為經理的人。
如果你是那位經理,你大可依言將那一小撮的炒飯打包;或者再炒一盤送給這二位夫婦!結果呢 ......?
我想關鍵出在最後那句話 "經理送二人出門:『家裡有小孩,真好!我的孩子都出國了,他們小時候也最愛吃這種炒飯。』
他可以老實的打包,也可以不說這句話,但所得的結果是截然不同。
一個是你的所有作為變成在 "突顯他人的卑微",另外一個充滿了愛及關懷,以及保留了尊嚴。
他不但提供美味給人家,同時也照顧到人們內心的深處。
 
日後,這對夫妻經濟改善了,這家餐廳一定是回味往日時光的地方;也或許他們會將經理這種如『菩薩般柔軟言』給傳播下去。
我想語言是一種力量,可以扶起一個人,也可以推落一個人。不要忽視個人的力量,一句簡單話就可以給人一份信心。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紫魅 的頭像
紫魅

紫魅ㄉ窩

紫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